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资讯>校长专栏>详细内容

校长专栏

请铭记那些注视我们的眼睛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1-06 08:20 浏览次数: 【字体:

                 

 

尊敬的田庚元校友、杨燕女士,亲爱的老师们、同学们:

今天,是一个值得大家珍惜和珍藏的日子。在度过了一段快乐的假期后,我们重回校园,开启新的寻梦之旅。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学校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远道而来参加本次典礼的田庚元校友、杨燕女士致以最热烈的欢迎和最崇高的敬意!向在场的全体老师、同学致以新学期的真诚祝福和美好祝愿!

来一中工作,已经快一个月了,其实,我与各位同学,已经遇到过很多次,在大树下,在花坛边,在游廊,在教室,在军训的大操场。孩子们,我很感动于你们看见我时灿烂的笑容,还有几位可爱的女同学,纷纷向我挥手,跟我亲切地打招呼,我很感动于高一的孩子们,感动于你们军训会操时表现出来的坚毅坚守的阳光气质和团队力量。孩子们,作为一个新任的校长,初来乍到,得到你们如此热情的接纳以及风采展示,我心怀感激。今天,是我第一次,在这个开学典礼的重要场合,向你们发表正式的讲话,说实话,孩子们,站在这里,我的心情非常地激动。

因为,孩子们,我是一名老一中人。今天,我愿意以一个36前的老校友的身份,以你们的学长或大师姐的身份,跟你们说话。

一中是我一生难以忘怀的母校,36前,一个跟你们一样年纪的青涩女孩,从这里毕业,展开了她的教育人生。在绍兴一中,我度过了最为难忘的初高中生涯。我想说的是,正是一中,奠定了我最为坚固的知识底蕴与最为核心的人生信念。有一种气质,叫做“一中精神”,只要曾经在这里就读,那么你便浸润于此,从而形成你人生的底色。

36年啊,同学们,请允许我抒情一下,我终于又回到了母校,跟一中可爱可敬的同仁们站在一起,跟你们这些青春亮丽、风华正茂的同学们站在一起。记得苏东坡有一首词,叫《满庭芳》,他里面感慨道,“三十三年,今谁存者”。同学们,苏东坡33年重逢故友,而我36年重返母校,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啊,怎能不令我心潮起伏。

孩子们,我很感恩,因为上级领导的安排,因为命运的机缘,如今,能够让我以一名老毕业生的身份,回到母校一中,寻访我旧日的踪迹,更令我有机会,服务于大家,为母校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这是对我这个老一中人最大的信任,当然,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思虑及此,就令我心情不能平静。

我与一中,有许多故事,虽然此后的工作生涯都在稽山中学,但是对于留有我青春记忆的一中,须臾不能忘却,甚而深夜梦回,我还梦到在一中念书的青年时代。

大学毕业时,本来教育局把我分配回母校,却因父亲在一中任教,父女不能分在同个办公室,因此错失回母校效劳的机会。岁月匆匆,几十年弹指而过,又加上校址变迁,世易时移,等我再回母校,我都两鬓有了白发。但是,就像我们每位老师,每位同学所感受到的那样,世界总是在改变,而我们对一中,对母校的深沉情怀,永远不会改变。

孩子们,这是一个一中学子,对母校最真挚的情感。我们大家都还记得德高望重、学识深厚的老校长费锡如,他以一位传统知识分子的情怀和教育家的风采,执掌一中大政,指明一中发展的方向。我也还记得那些教过我的老师,耐心负责的金玉美老师、藏牟林老师,正是他们的耳提面命与谆谆教诲,使我不但在知识上,更在做人的道理上,获得启迪。还有睿智豁达的杨岳生老师,他高尚的教育情怀,富有智慧的教导,才让我爱上了这命运安排的教师职业。是这些教师,在我挫折之时让我懂得,爱是温暖和启迪心灵的钥匙;让我懂得,教育所蕴含的深沉的价值,从而坚定了我将一生奉献给教育的长远理想,他们的言传身教,胜过千言万语,就像那句感人肺腑的教育名言所说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在我心目中,母校老师是如此的温暖有爱,如此的睿智通达,这种流风余韵,一直在一中的师生身上继承着。就如同我初回母校,时时在今天的一中教师身上感受着、感染着、感动着的教育品质,和为人本色那样。

那么今天,在这相遇的美好时光,请允许我讲几个美好的故事,故事里的人物,都是现在一中校园里那些可爱可敬的师长与同学,我想与一起大家分享。

我讲的第一个好故事,主角是2015届的高三老师团队。今年的高考,绍兴一中又一次创造了新的历史与辉煌。这应当归功于我们的全体高三老师。他们可以被评为“感动一中”2014学年度的年度人物,他们是一个值得我们学习、钦佩、敬重、赞美的团队。在这个团队里,有身患疾病仍咬牙坚持,始终不离不弃班主任岗位的老师;有行政、教学两不误,身挑重担,加班加点超负荷工作的老师;有不顾自己体弱多病,仍坚决服从学校安排,临危受命,中途接班做班主任而毫无怨言的老师;有连续多年都带教高三,工作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取得不错成绩的年经老师……他们用最美的温情和责任,陪伴着孩子们走过高三最艰辛而难忘的日子。下面我要说说两位老师——郑益芳老师、蒋卫江老师,请允许我点了他们的名。他们应该是一中校园里最年长的老师之一了,因为他们已经年届退休,但俩人却依然坚守在高三这么重要、这么繁重劳累的岗位上,像年轻人一样地用爱和责任勤奋工作,努力付出。

孩子们,我从8月的盛夏回到母校工作,听着这些可敬可爱的老师们的故事,我由衷地心生温暖,心存感恩。我真是自豪,我的母校,一中的师生,是如此大气,镇定,而又敬业爱岗,爱学生,爱教育。不管顺风顺水,还是偶有漩涡,一中人选择了坦然面对,选择了镇定从容。从这些选择与坚守中,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教育工作者,乃至一所拥有教育情怀与教育理想的百年名校,其不可替代、不可企及的核心价值。

我想,我们应该用最热烈的掌声向他们——2015届的高三老师团队,表示由衷的谢意、敬意和爱意!

在一中,还有一个教师群体我们也应该始终铭记,那就是各学科的竞赛辅导老师和社团指导老师们。他们除了正常的教学外,还肩负着学科竞赛的辅导重任。当其他老师在双休日、节假日、寒暑假休息的时候,他们却在学校坚守,陪伴着自己的学生,在艰苦的竞赛道路上锐志前行。近年来,绍兴一中的信息学竞赛成绩名扬天下,成为中国的“绍兴传奇”,其他学科的竞赛成绩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我知道,这些成绩与进步的背后,倾注着以陈合力老师为代表的辅导老师们数十年如一日,以校为家,与生为伴,无私奉献、默默坚守——我们常人看不明、数不清、想不到的汗水与心血。让我们也把最热烈的掌声送给他们!

孩子们,一中之所以是这样一所名校,就因为,这些老师,一代代的一中人,薪火相传,以他们的身体力行,活出了教育家的风采,印证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教育箴言。他们的风范,便成为了一所名校的教育传统本身。正因为如此,绍兴一中这所历史名校,历经近一百二十年的风雨沧桑,而历久弥新,并且正在推陈出新,正在创造更为杰出的成就!

除了老师,我还想讲讲我们的同学。你们的故事,也一样精彩,一样动人,一样的令人感到温暖、温馨与温情!

早几天,我在微信上看到我们一中毕业的孩子为2015届的学弟学妹们做的“一中加油”的高考视频。再早几天,我看到了“你我的一中”的校园回忆片,我都被深深地打动了。片中呈现出的那种一中人的爱与责任,那种对母校的祝福与期望,那种动人的柔美,让人感动,也让人温暖。而这样的片子与视频,在微信上、优酷上,还有很多很多,几乎每届的一中学子都在做,都在传播。我想,这就是爱,是责任,是同学们对母校的一种浓得化不开、抹不去的沉甸甸的情怀啊!这几天,我又在学校的校园网上,看到了一篇题为“一份特殊的礼物”的报道,那个刚刚毕业的2015届理科17班的孩子——吕一铮同学,在作别母校就读清华之前,将自己精心创作并书写的书法作品——《绍兴一中赋》,作为礼物送给了母校,表达出一位一中学子或者说许许多多像他一样的一中学子对母校深深的爱与情怀。我一样地感到非常温暖和欣慰。

我还听说过与他同届的文科2 班章烨雷同学的故事。他是一个很有思想和主见的学生,在高二就抱定了非北大不读的梦想。即使面对清华招生组老师开出的优厚条件,他也不改初衷,顽固得有些不近人情。但命运却似乎跟他开了玩笑,高二高三分别参加了北大哲学夏令营和自主招生选拔,均名落孙山。可喜的是,他依旧坚定执著,坚守梦想,最终通过高考而圆梦。这样的故事,我也一样地感到高兴、温暖和欣慰。

当然,在一中的校园里,这样的一中好故事、好声音还很多很多,比如获得国际信息学奥赛金牌的张恒捷同学、入选天文奥赛国家队的王舜同学、获得北京大学直接保送录取或者降分录取的这些同学,还有我们“一中模联社”,“养心文学社”等社团以及志愿者服务等同学们,等等等等。是你们的努力成就了一中的骄傲,让百年老校爱意浓浓,光辉依旧。我为你们感到骄傲和自豪!为大一中感到骄傲和自豪!

孩子们,我讲这些故事,只是想告诉大家,一中之所以是一中,就是因为有着这样许许多多可敬可爱的人。他们的身上,有坚守、有奉献、有责任、有担当……他们为大一中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爱过,笑过,流泪过,奋斗过!

今天,当我们再次说到“我们一中”的时候,我还请大家重新思考,何以我们是“一中”。一,仅仅是个序号吗?或者,仅仅是第一的意思吗?

如果我们回到中国传统,我们会发现,一,有着万物之原点的意思。《老子》里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是化育万物的起点,是大道不言,而万物生焉。“一”这个词里,有教育春风化雨的深意含焉。如果按照这样理解,那么,作为一所历经百年风雨的名校,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造福一方桑梓,使得芝兰玉树,生于庭阶,便是我们一中最为伟大的成就,也是我们必将上下而求索的永恒追求。

老师们,同学们,绍兴一中,2015,一个全新的起点,让我们用爱与责任坚定地前行,微笑地去迎接我们一中更美好的未来,无愧于“我们一中”这个闪光的名字。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朱雯

                                                    2015/09/01

【打印正文】